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像寄信一样寄快递,自助寄件柜小黄筒火了

来源:     发布日期:2017-07-25  阅读次数:

  小黄筒:像寄信一样寄快递

  迅速发展的快递柜市场给用户收件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快递业的“末端之争”也往往集中在收件的标准之上,但是,随着“最后一百米”的派件竞争呈现白热化,逆向物流端的“最先一百米”开始受到快递企业的关注与青睐。此前,有消息称速递易计划推出自助寄件终端小黄筒,预计今年年底推出3—10万个,目前在上海开启试点,但具体情况并未说明。

  记者从速递易内部人士处获悉,小黄筒的研发方案已经取得成功,预计下个月将有大批量小黄筒开始在上海正式落地使用,主要面向高端商务楼和居民小区。所谓小黄筒,有点类似常见的邮筒,用户可以像寄信一样,把快递件扔进小黄筒里,由快递公司定点上门收取,而不需要像以往一样必须要在家等快递员上门。

  在收费标准上,小黄筒将以城市需求为定价导向,按照区域划分进行统一计价,寄件重量将控制在3kg以内。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测算得知,小黄筒大概能寄放15-20个快件,投件口则根据线上电商较多的商品品类外观包装来做测量设计,目前如常见的衣物包装、鞋盒包装、包袋包装等都可以进行投递。

  该人士特别强调,小黄筒在推广阶段会给予各种不同程度的补贴政策,而利润收益主要来自散户发快递和快递公司协议价之间的差价,之后也会考虑平台使用费。

  据了解,目前散户寄件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用户亲自去快递网点寄送,二是等快递员上门服务,但这二者都需要花费时间,而后者在许多时候,由于具体快件的问题,快递员未必愿意上门取货。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快递行业分析师姚建芳认为,单纯从寄件的角度来看,小黄筒能够发挥作用弥补这一市场空缺,满足用户随时寄件的需求。

  据了解,小黄筒对快递员揽件也有相应规定,当日17:00前的快递订单,要求快递员于当日20:00取走,并在22:00前发走;当日17:00之后的快递订单,将于次日20:00前取走,22:00前发走。

  传统寄件市场已成血海

  姚建芳分析,小黄筒未试先火源于“寄件”这一市场领域的可观前景,从快递行业宏观数据增长来看,快递复合增长量持续7年超过47.5%,未来5年复合增长率不低于35%,这种增长幅度在逆经济周期发展的行业中绝无仅有。而在末端派送方面已经形成了“最后一公里瓶颈”,包括人员成本、配送意愿等都已成为制约因素,解决问题的核心办法只有两个:智能化终端与集约化配送。

  另外,据相关统计显示,寄件量的需求总盘也随着电商的发展而同步加速增长,拿2015年的例子来说,总量为206亿单,日均5643万单;2016年总量为312亿单,日均8548万单;预计到2020年总量不低于1022亿单,日均达到2.8亿左右。

  庞大的市场容量,让快递企业无法忽略这块领域。圆通速递圆静分公司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寄件领域的竞争从快递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存在,“那时候就是打价格战,最初,一个快件能收入高达3—5元,后来只有1—2元,到现在每单只有几毛的收入。价格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再打价格战快递公司都要喝西北风。”

  此前寄件大战争夺的市场,主要是电商客户,而且基本已成“血海”。一位山东省邮政系统的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即便在邮政系统内部,价格竞争也很激烈,以专为电商客户服务的“邮政小包”为例,每单3元便可以省内包邮,“基本就是在赔本。”

  圆通申通 正在考虑接入小黄筒

  从个人消费者和商务寄件者的角度来看,寄快递却并不便宜。菜鸟旗下的“菜鸟裹裹”为个人提供寄件服务,记者做了简单的测试,上海本市同城快递,起送价为7元,如果是上海到北京,起送价为每公斤12元,续重为8元/公斤。相比大宗商品的快递价格,利润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为了盈利,速递易很早就考虑过逆向物流端,该公司内部人士透露,2016年就曾尝试过寄件业务,原本以速递易快递柜为载体,但很快发现受到格口周转率的限制,在包裹高峰时期,这影响了原有的快递代收业务,而非标准化的寄件业务,在运力上也有压力,“我们这几个月一直在探索最优解决方案,后来受到无桩电动车的启发,推出了新的智能寄件终端小黄筒。”

  据上述速递易内部人士透露,一台智能快递柜在投放进入市场之前的成本多则五六万元,少则三四万元,加上人工费和运营费等,成本的确较高,但小黄筒的成本也不算低。他告诉记者,目前测算下来,一台小黄筒的投放成本约为2万元。

  各大快递公司对个人和商务寄件市场也非常重视,圆通这位网点负责人表示:“揽件依旧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快递员的主要收入来源。”他同时透露,圆通速递已经在和速递易就小黄筒的业务合作事项展开接触。这一点也得到了速递易官方证实,速递易表示除了圆通,目前也在与申通快递洽谈合作,同时还在拓展部分快递网点的直接合作,未来的运力计划将建立以公司合作为基础,开放给所有快递员的分发平台。

  不过,商务市场占有较大份额的顺丰仍十分谨慎,丰巢科技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丰巢不会考虑单独去做这块领域。”

  寄件是新的数据接口

  今年6月初,菜鸟和顺丰围绕丰巢的数据接口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争执,“丰鸟大战”余温至今尚在,快递行业对于数据的重视由此变得明面化。快递物流分析师丁威认为丰鸟之争是争数据以及数据背后潜在的商流。另一方面,快递柜市场却处于亏损的状态。据财报显示,速递易母公司三泰控股2016财年营业总收入为10.4亿元,同比下降27.12%;营业利润为-12.4亿元,同比下降1428.69%;利润总额为-12.9亿元,同比下降5427.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亿元,同比下降3337.67%,可见,2016年三泰控股亏损严重,并将亏损主因归于旗下公司速递易。

  除了速递易,丰巢快递柜同样处于亏损状态,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丰巢科技的资产总额为11.3亿元,负债总额为3.2亿元,净资产为8.1亿元。而2016年的9个月期间的营业收入仅为483.22万元,净利润为-1.6亿元。

  丁威分析表示,快递柜的核心价值在于它是一个数据介入中心,但经营成本太高,很难做到大面积铺设,现在通过小黄筒转向寄件市场和“最先一百米”,一方面是在寄件领域争取更多利润,另一方面,小黄筒作为一个寄件入口,势必引来快递企业的合作,这样又可以成为一个新的数据接入平台。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国邮政已经控股速递易,小黄筒实际上就是传统邮政绿筒的升级版,将传统信件和快件合二为一,进行产品类型的综合,也是中国邮政走向市场化的关键一步。